华文驿站

Tuesday, April 26, 2005

生活随笔

今天是星期日,我和爸爸在楼下的网球场打羽毛球。你来我去,真是热闹极了。

正当我们玩的高兴时,一不小心,爸爸把球打到树上去了。糟糕,这下玩不成了。真扫兴!怎么办呢?我对爸爸说∶“我会爬树,让我爬上去拿。”爸爸说∶“不行,会摔下来的。”然后爸爸去摇那棵树,由于那棵树太大,树一动也不动。那只球静静地躺在树枝上,只是露出红红的脸蛋,好像在嘲笑我们的无能呢!这时,妈妈说到门口的警卫室里去找一根竹竿子。对,找根竹竿。我连忙跑去警卫室,那个警卫叔叔知道我的来意后,跑到对面的那个清洁办公室拿了个擦玻璃的竹竿递给我。我拿着竹竿子边说谢谢边飞快地跑到网球场。

爸爸人高大,他拿着竹竿用手往前一拨,球掉下来了。这个办法真灵,我怎么没想出来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