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文驿站

Tuesday, April 26, 2005

生活随笔

今天是星期日,我和爸爸在楼下的网球场打羽毛球。你来我去,真是热闹极了。

正当我们玩的高兴时,一不小心,爸爸把球打到树上去了。糟糕,这下玩不成了。真扫兴!怎么办呢?我对爸爸说∶“我会爬树,让我爬上去拿。”爸爸说∶“不行,会摔下来的。”然后爸爸去摇那棵树,由于那棵树太大,树一动也不动。那只球静静地躺在树枝上,只是露出红红的脸蛋,好像在嘲笑我们的无能呢!这时,妈妈说到门口的警卫室里去找一根竹竿子。对,找根竹竿。我连忙跑去警卫室,那个警卫叔叔知道我的来意后,跑到对面的那个清洁办公室拿了个擦玻璃的竹竿递给我。我拿着竹竿子边说谢谢边飞快地跑到网球场。

爸爸人高大,他拿着竹竿用手往前一拨,球掉下来了。这个办法真灵,我怎么没想出来呢?

Wednesday, March 16, 2005

生活随笔

时间过得真快,一眨眼三月假期已到来,虽然是假期,但学校的课外活动还是排得满满的。

今天,轮到我去马林百列筹款募捐,我在路上拿着募捐罐向路人“讨钱”。这时,一个男青年迎面走来,咳嗽了几声,“啪”的一声往地上吐了一口痰。我连忙走上去对他说∶“叔叔,不能随地乱吐痰。”那个年轻人说:"小孩子别多管闲事。”我又请他把痰擦掉。那个年轻人说∶“这么多人吐痰,又不是我一个,你管得着吗?”那个年轻人说完就要走。“等一等。”我又把它拦住了,说∶“叔叔,你看这儿的环境这么干净,你在这儿吐了一口痰,既破坏了美丽、净洁的环境,又传播了疾病。要知道痰里的病菌一蒸发,混到空气里,别人吸进去,就会生病,如果是沙斯期间,后果就不堪设想。

那个年轻人听了我的话之后,脸上火辣辣的,他伸脚要涂掉痰迹。我对叔叔说∶“叔叔,不能用脚涂,这样病菌会传播得更快。”“那这么办?”那年轻人问。我告诉他∶“用废纸把它擦掉。”

那个年轻人听了,连忙掏出纸巾,弯下腰,把那口痰擦掉,然后对我说∶“小同学,对不起,我这几天有点感冒,喉咙有一点不舒服,我不是故意的,我以后不会再随地吐痰了。”说完,那个年轻人快步地离开了。

我看着那个年轻人的背影,又看看周围那些围观的人群,心里高兴极了,募捐罐也好像满意地张着大嘴好像在夸奖我。


~徐逸丰 3/16/2005